学校,请让我们留下(下)

他们的声音

 采访:小白、老猫

关于禁止留宿的通知发出以后,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包括外校的同学还有我们的学长。

根据目前我们的了解,深圳高中里只有深中允许周末留宿。于是我们也询问了其他学校一些同学的意见,一位高级中学的同学说:“我认为,学生还是应该能换位思考一下,看到回家的积极方面,比如能见到父母。同时学校可以考虑周末实行封闭式管理,你要留宿可以,但你不能离开深中校门,学生也应该承认禁止留宿是符合学校利益的,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在保护学生利益。”

以前深中的留宿给同学们的生活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以下是一位深中学长的约稿。

 

约稿

从留宿争端看“执两用中”

 

撰文:Racky Lo

在王占宝校长上任之初的时候,他曾经在全校集会上发表了题为《执两用中,创造未来》的讲话,他也提及了深中有这样三点是不会改变的,并且应当继续发展:

第一,深中的培养目标不会改变,深中学生的形象不会改变;

第二,深中丰富、自主、灵动的校园文化不会改变;

第三,深圳中学作为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先行先试的使命不会改变。

从目前的迹象来看,深中的培养目标尽管在校方的官方文件以及校内的宣传中处在了一个相对低微的位置,但是依旧没有改变。可是,就第二点和第三点来说,无论是在形式上还是在内容上,却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改变,身为和深中离了八千英里的校友,我无法就具体的细节多谈,但是从“留宿争端”这样一件事情中,我却看到了许多对深中的发展不利的迹象。

我是07年入读深中的,由于家住龙岗区横岗镇,所以我也是一名住宿生。高一上学期的时候,一般每周都会回家,但是从高一下学期开始,由于参加的学生活动和学业的负担都日益加重,所以一般半个月才回一次家,而且在段考前的那个周末宿舍里一般都很热闹,大部分人都会留下来进行最后的冲刺性复习。到了高二的时候,我回家的频率也比较低,一方面依旧是因为学生活动和学业,另一方面深圳地铁的建设导致了从布吉方向出关的那条主干道——深惠路异常的拥堵,我回家至少需要准备两个半小时,这样一来一回,没有五小时是搞不定的,整个周末满打满算也就48个小时,我每周花五个多小时在路上,实在是划不来。到了高三更是不用说了,尽管我是每周有两天假期的出国生,但是因为申请和考试我一般不会经常回家,而且学校要wifi(无线网络)有wifi,要热水有热水,周围又是东门闹市,生活极其便利。

从保持校园文化的“丰富性、自主性、灵动性”的角度来说,留宿有如下好处:

一、它保证了那些住在离校园较远的地区的深中人可以在市区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平时如果要参加什么活动的话,非常方便,而这也就给与了深中人的课余生活更多的丰富性。

我在高三担任涅槃周刊主编的时候,曾经与文化版的张玄、杜卓伦在周六的时候一同前往南山华侨城参加豆瓣的观影活动,活动结束后直接搭乘地铁回到深中,如果说当时的我没有机会在深中留宿的话,那么我就必须回到皇岗口岸去坐357回家,这样等我回到家的时候至少都1点了。试问,又有多少家长会放心自己的孩子在周末的时候在外面逗留到凌晨呢?

这样一来,就会有许多住得比较远的深中人丧失周末参加市内活动的机会,仅仅因为自己的住址就丧失了这些难得的机会,实在是非常不公平。再者,如果不可以留宿的话,像模联和游园会这样必须在非上课时间留在校内进行筹备的活动,何以为继?校内各种媒体的记者们如果家里住得很远,周末又希望在市内进行采访的话,何以家为?

二、它给深中人提供了更多的社交机会。当我来到美国之前,有人告诉过我“如果你在大学里只是死读书,而没有交到新朋友,那么你的大学生活将是毫无意义的”,其实这样一个道理放在高中也是适用的。因为当时我周末可以留宿,所以我在周末的时候经常跟朋友出去吃吃喝喝,畅谈理想、人生以及青春期的男女们喜闻乐见的话题。然而,如果我是住在家里的话,那么我至少要坐两个小时的车来到市区,因为小区旁边除了工地就是工厂,实在不是一个谈天说地的好地方。我记得王铮校长在回答“为何要有咖啡厅”这个问题的时候,曾经提到过“公共空间”的概念,当时我并不是很明白,不过在今年五月份的时候,我第一次造访高级中学,发现那里除了教室和饭堂之外,甚至没有一张多的桌子来给人闲聊,我才终于理解了王铮校长的苦心。作为一名正常的,健康的年轻人,闲聊和吃喝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在周一到周五的时候作业繁重,没有时间去闲扯,但是到了周末,安静的校园,繁华的东门,却是一个极佳的选择。深中人不应只是一个个执迷于手头的书本和作业的原子化的独立个体,而应该是彼此联系,彼此关心的群体。

撇开校园文化,从“建设全球化时代的中国卓越的学术性高中”这个角度而言,留宿可以给深中人、深中带来更多的好处:

一、它节省了住得远的深中人的时间。这个道理,我想对于那些经常需要忍受堵车之苦的深中人而言,是不言自明的。何况,我们为了回家而浪费的时间不光是在路上的那五个小时,回到家之后,因为一路下来的舟车劳顿,需要消耗的时间更不是一点半点。

二、它为住得远的深中人提供了参与市内的学习班的机会。就我自己而言,我在高一上学期的时候在福田的新东方学校参加了新概念三的补习班,那时候每天早上8点半就要开始上课。我曾经尝试过从家里出发,但是必须早上六点起床,然后留出两个半小时,才能基本确保不会迟到,试想,连我住在横岗的都面临了如此的窘境,那么那些住在龙岗中心城的同学呢?所以,后来我就选择了在上课之前的那个晚上留宿在学校,这样第二天早上我可以非常悠哉地7点30分起床,然后在东门中买几个面包,坐上3路车,准时赶到教室。

三、它为深中人提供了集体学习的机会。平时留宿的时候,我经常可以看到很多深中人聚集在天井或者校道上自习,他们中有的人在讨论题目,有的人在安静地阅读,有的人住得很远,是留宿者,有的人其实住得很近,是走读生。但是因为深中的校园一直对深中人开放,所以他们拥有了这样一个共同学习,讨论问题的机会。

四、维护学生的留宿权利使深中变得与众不同。根据我在外语、实验、高级、红岭的朋友的反馈,他们的宿舍在周末的时候都是不开放的。深圳那么多优秀的初中生之所以选择深中,肯定不光是因为深中是省重点高中,有重点率,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深中与其他深圳高中不同。因何而不同?正是这种对于学生权益的积极维护,一切工作以学生的便利为先。倘若深连这样一个底线都放弃了,那么它与外语实验高级红岭又有何不同?

说了这么多好处,那么留宿有没有可能有坏处?有,最明显的问题,就是安全问题。根据我从学弟那里得到的反馈,刑主任提到的就是“留宿的学生要进出校门,学校无法对其安全负责”。其实这个问题就涉及到了我在标题和本文开头处提到的“执两用中”了,难道说校方的选择就只有“让学生留宿,自己背负安全责任”和“不让学生留宿,自己撇清安全责任”这两者么?校方是不是有可能在这两者之间寻求一个平衡,让学生和校方都感到满意呢?

在我留宿的时候,宿舍方面曾经要求我们每个留宿的人在专门的登记本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宿舍号、学号以及留宿的原因,只不过这并非硬性措施,而且也没有要求我们告知自己的家长。我认为,既然校方担心的是学生的安全问题,那么完全可以引发相应的责任书,让希望留宿的住宿生拿回家里给自己的父母签字,以明确其在周末留宿时的安全责任之承担者是父母(监护人)而非校方。其实这完全是可以做到的,就像我们当时出去社会实践的时候校方要求我们给家长签字的单子一样。

责任并不可怕,关键在于要明确责任。

最近听到了许多学弟学妹对于新学期以来深中的变化的抱怨,我也感到很遗憾。学术方面的东西,我不好说太多,毕竟我不是高考生,比较“脱离群众”。但是对于校园生活这个方面,我从学弟学妹的抱怨中感受到了深中正在变得越来越忽视学生的呼声和利益,更倾向于以一种“一刀切”的方式来进行管理,一切为了校方的管理方便而服务,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为了学生的便利而服务。

前几天我收到了一封来自我所在的大学-Hampshire College的住宿管理部门的邮件,说是有许多学生抱怨我们Dakin House(我所住的这栋宿舍)的洗衣机经常出现故障,然后就在邮件中提及了许多有可能的原因以及解决方法。其实这对于校方而言并不是甚么麻烦的事情,但是在这之中校方就体现了对学生的尊重。而这,也就是“执两用中”的真谛了。希望校方能够重视学生和校友的呼声,也希望深中人能够平和而理性地表达自己的意见,阐述自己的诉求。

希望王占宝校长能够始终坚持他在入校之初的时候对深中人所立下的承诺-“改进该改进的,坚持该坚持的”。

天佑深中。

 

——结语

在我们跟进这个话题的时候,昨天宿舍门口又贴出公告,通知同学们在12月15日之后周末都不得在学校留宿。

我们在思考,一直在讨论关于留宿的话题,不过我们所要求的到底是什么?我认为是学校对学生的重视,重视同学们的需求,有一个平台能够让同学和学校沟通。

让深中变得更好,是大家共同的愿望。

感谢所有受访者,谢谢。

Categorized: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